拾荒者营地内,雷队在前,许青在后,阳光正浓洒落大地,落在他们身上。  远远看去一高一矮,一老一少,竟隐隐还有一些融洽之意。  似乎在这残酷的世界里,这样的融洽很难得。  又或许是雷队手中的蟒尸具备了威慑,以至于四周不曾去斗兽场的路人,在看到后,大都没有去打扰。  许青很喜欢这种感觉,无论是接下来的吃蛇,还是此刻阳光的拂面,都让他觉得暖洋洋的。  很舒服,很期待。  而每次目光落在雷队抓着的蟒尸时,他都嘴巴里口水分泌更多。  他也喜欢吃蛇。  雷队的家,在这营地的中环部分。  相对于内环区域的砖瓦屋舍,外环部分的简易帐篷,中环区域的住处大都是石木结构,且是三间小屋排列在一起。  每一间虽都不是很大,可看去时也远比许青在贫民窟时好了太多。  尤其是雷队的住处,还有一个小院,这就更难得了。  此刻推开竹院的门,在许青的观察与打量下,雷队拎着蟒尸走向尾房,随手指了下第二间小屋。  “小孩,你以后就住那里吧,你自己先熟悉熟悉,一会饭好了我喊你。”  说着,雷队就进了偏房,不多时便有剁肉的声音传出。  许青咽了下口水,先是在这小院里仔细的观察一番,随后走进第二间小屋,里面有一张床,一套被褥,一副桌椅,此外别无他物。  地面很整洁,桌椅也没有灰尘,显然经常被人擦拭,而被褥也明显洗的很干净,上面还有一股被阳光晒过的味道。  这一切,让许青很满足。  他不喜欢大的房舍,他喜欢那种自己一眼可以看见所有,仿佛能将一切折射在脑海里的小屋子。  这样更让他觉得安全。  于是仔仔细细的检查一番后,许青看着干净的床,想了想没有过去,而是直接坐在了地上。  盘膝闭目,开始今天的修行。  在这修行中,随着灵能的涌入,他耳边还传来隔壁尾房里噼里啪啦的沸油声。  很快阵阵香气就顺着墙壁的石木缝隙,飘了进来,弥漫了小屋的同时,也勾出了许青肚子里的阵阵干瘪之音。  很香。  许青喉咙不由自主的动了一下,睁开眼看向尾房的方向。  多年的贫民窟生活,他已经记不得上一次闻到这样的香味是什么时候了。  于是他强忍着肚子里传出的渴望声,闭上眼,让自己平静下来,继续修行。  就这样时间慢慢流逝,很快黄昏到来。  当屋舍外传来雷队呼唤开饭的声音后,刚刚结束一天修行的许青,眼睛飞速睁开。  他站起身快步走出屋舍,看到了雷队站在偏房门口,冲着他招手。  顺着雷队身侧的空旷,许青已经看到了屋舍内的饭桌上,已然摆放了七八份不同种类的蛇宴,有油炸,有红烧,有清蒸,还有蛇羹。  显然雷队具备了一手极好的厨艺,色香味俱全。  许青看了眼,目光就有些直,雷队笑了笑,转身进去拿起碗筷摆放。  许青也立刻靠近,随着走入这尾房,香味更浓,但他没有立刻坐下,而是等雷队将碗筷摆好后,眼睛忽然一凝。  碗筷,是三副。  “还有其他人?”香味即便是再具备诱惑,此刻随着三副碗筷的出现,也都被许青刹那隔离在身体之外。  他谨慎的看向雷队,轻声问道。  “不用紧张,这是我的习惯,那是一个……永远也不会来的人。”  雷队淡淡开口,目中深处有追忆之芒出现,又很快消失,坐在了椅子上。  许青点了点头,随着坐下,再也忍不住一把抓起一块油炸的蛇肉,放在嘴里大口撕咬。  很烫,但他吃的很爽,满口流油。  刚吃完一块,他就舔着嘴巴上的油脂,要去抓红烧蛇肉,雷队轻咳一声。  “用筷子。”  “哦。”许青笨拙的拿起筷子,适应了一下后,插着一块红烧的蛇肉,大口吞咽。  整个吃饭的过程二人都没有说话,只是吃相很不和谐。  雷队细嚼慢咽,不像是一個拾荒者,每一道菜也就是吃三两口,而许青那里狼吞虎咽,食量之大超过雷队太多。  看着许青这么去吃,雷队忍不住开口。  “怎么不像之前给你馒头时,那么小口小口的吃了?”  许青用力将口中的蛇肉吞下,抬头望着雷队,很认真的回答。  “馒头是你的,蛇肉是我的。”  一个是别人的食物请自己吃,一个是自己的食物请别人吃。  少年简单的思维里,属于自己的物品,自然吃起来更名正言顺。  雷队闻言哭笑不得,看着许青在那里用筷子不断地戳着蛇肉,喝着蛇羹,但也注意到少年并没有去动每一道蛇宴里,靠近他这边的部分,蛇羹也喝的有所克制。  他只是将属于他的那一份,吃的理直气壮。  “你那条蟒蛇,分量很足,应该可以够吃半个月了,且蛇皮蛇骨也有不小的价值,所以……”雷队随意的说了一句。  “房租我会给的,不用以此抵扣。”许青忽然开口。  蛇肉是报答一路的馒头与睡袋,蛇皮蛇骨的价值则是报答对方帮自己遮盖了残牛帐篷之事。  至于对方带自己离开废墟,进入营地,这是恩惠,是人情。  许青觉得用物质去抵消,有些不妥,所以记在了心里。  雷队深深的看了许青一眼,看出了他目中的认真以及那股恩怨分明的想法,于是点了点头,思索后,再次传出话语。  “小孩,想必一路上,伱对我这里也有很多猜测。”  许青没说话,但吃咽的举动微微缓了一下。  “别人都称呼我雷队,至于名字,不重要,拾荒者营地内,没有人会用真名。”  雷队夹起一块清蒸蛇肉,放在嘴里慢慢咀嚼。  “之所以有这个称呼,是因我在这拾荒者营地内,有几个可以托付生死的朋友。”  “我们组成了自己的小队,小队的名字比较俗,叫做雷霆。”  “平日里大家各自接活儿,若遇到难度较大的,则全队聚集去完成,算我在内,一共四人,如今他们三个都外出还没有回来。”  “等回来后,我给你一一介绍,以后你跟着我们,作为小队新晋成员,去接活赚生存与修行的资源。”  雷队似乎有些吃饱,放下筷子,看着许青。  他话语的最后五个字,许青没有意外。  许青觉得自己能察觉雷队是散修,那么接触这么久,哪怕自身是炼体,但对方观察之下,自然也能察觉他的底细。  “好。”许青没有迟疑,点头说道。  这也让他心底松了口气,在贫民窟长大的他深刻的知晓,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奉献与帮助,一切都必有原因。  “你继续吃吧,我老了,吃多了消化不了。”  雷队咳嗽了几声,面色有些潮红,但很快就恢复,站起身向外走去,口中传出话语。  “这世界的灵能如毒药一样,你一路上那种刻苦的修炼,很有可能自身没走多远,就已经被异质异化了,修行要稳扎稳打,不能激进。”  许青沉默,没说话。  走到门旁的老者,转身看了看许青,摇了摇头。  “不过你这么修炼,也是对的。”  “拾荒者的营地与旁边的禁区,与你之前所在的地方不一样,因禁区内的物产,使得这里更多是低阶散修以及亡命徒的汇聚处。”  “你居住在这里,必定也要去禁区走一遭,多修炼也好。”  雷队离开。  许青独自坐在那里,直至将所有的蛇肉都吃下后,他没有立刻离去。而是将碗筷收拾一番,清洗干净放好后,才回到了自己的小屋。  盘膝坐下,继续修炼。  许青很清楚,若不想苟延残喘,去弯腰生存,将生死的权利掌握在别人手里,那么自身的实力就是一切的根本。  尤其这拾荒者营地内,散修不少,比他六年来加起来看到的还要多,每一个都不是善茬.  如果贫民窟是狗窝的话,这里就是狼穴。  如不努力,那么还没等异化,就会因为一场矛盾或者纷争,死无葬身之地。  至于异质,许青在海山诀竹简山知晓,是有丹药可以化解的。  虽然治标不治本,但也能应对,而这种丹药的名字,他路上也已经从那些拾荒者口中谈话里知晓,叫做白丹。  附近禁区盛产的,就是制作白丹所需的重要草药,所以,这营地内必定有白丹贩卖。  想到这里,许青摸了摸胸口埋入紫色水晶的位置。  他这段时间已经清晰感受到,自身除了恢复力外,无论速度还是力量,都提升了极多。  与达到海山诀第一层有关,但许青觉得,自己这第一层,似乎与海山诀描述的一虎之力有些不一样。  “我可以打死很多老虎。”  许青喃喃,感受了一下体内的灵能,在这一路上他刻苦的修行下,似快要达到第二层。  “今晚,冲击第二层。”许青目中露出坚定,闭上双眼,开始吐纳。  很快灵能就从四面八方涌来,禁区外的灵能相对于禁区内,异质少了很多,也就使得修行速度上相对提升了不少。  这一点许青昨日在斗兽场排房内,就已经察觉。  此刻放开了身体,用力的吸收与吐纳中,他被皮袄盖住胸口也有的微弱紫光一闪一闪。  时间流逝,渐渐许青的身体内,传出了轻微的砰砰声,汗毛孔里,黑色的杂质也再一次被排出。  全身的血肉于滋养中,仿佛越发的坚韧,隐隐有更强的力量,在其内逐渐的迸发开来。  与此同时,外面的夜色中,白天被许青换了竹签的小女孩,走近了许青所在的居所院子外。  她站在那里迟疑,仿佛想敲门,但又有些忐忑。  直至许久,她似乎鼓起勇气,轻轻的敲了敲院子的竹门,只是这声音太微弱了,根本就无法传进去。  而在小女孩敲竹门的一刻,许青体内的砰砰声也达到了最强烈之时。  随着一声脑海的轰鸣,许青眼睛睁开,紫芒再一次于他目中闪耀,他神色内露出喜悦,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臂,那里出现了第二个异化点。  凝气,二层。